故意将感冒、咳嗽诊断为鼻窦炎规避检查,扬州一诊所被停诊

患者有感冒、咳嗽等新冠肺炎相关症状,诊所却以“鼻窦炎”的诊断来治疗,以规避疫情防控规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月25日从扬州高邮市卫生监督所获悉,该所日前对一家违规收治新冠肺炎相关症状患者的诊所作出暂停开诊的行政命令,并立案查处其涉嫌伪造诊断问题。2月19日,高邮市卫生监督所开展疫情防控检查时,在某诊所发现“猫腻”。经查,诊所负责人王某、医生钱某以治疗鼻窦炎、量血压等为由,违规收治有新冠肺炎相关症状的病人。执法人员与登记本上记录联系方式的9名患者逐一联系,确认7人的处方诊断与病人陈述症状不符,一些有感冒、咳嗽症状的人被诊断为“鼻窦炎”。王某和钱某最终承认违规收治感冒、咳嗽等新冠肺炎“十大症状”的患者,并通过“鼻窦炎”等伪造诊断来规避检查。据高邮市卫监所介绍,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2021年5月16日《关于进一步加强诊所等医疗机构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遇有发热、干咳、乏力等新冠肺炎相关症状的患者,要引导到设置发热门诊的医疗机构就诊,诊所不得常规诊治此类患者。日常医疗工作中擅自诊治有新冠肺炎相关症状患者的,一经发现,诊所立即关闭。另据《医院感染管理办法》,卫生行政部门发现医疗机构存在医院感染隐患时,应责令限期整改,或暂时关闭相关科室,或暂停相关诊疗科目。

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中国数谷”抢新机激活“数字生产力”

数字经济是未来发展方向,数据正成为关键生产要素。  地处西南腹地的贵州省贵阳市,近年来,因率先发展大数据,赢得“中国数谷”的美誉。  从长期闭塞落后到抢抓科技风口,这座不沿海的城市找到一片新的“蓝海”。  大数据双创示范基地、大数据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展示中心……来到贵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林立的高楼贴着鲜明标签。  入驻于此的贵州东方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直从事山洪灾害监测预报预警方面的研究。  “对我们来说,数据就是生产资料,你看不到厂房,车间就是模型,工具就是算法,生产线也是数据化的成果,可以说全过程都是数字化的。”在这一领域摸爬滚打20余年的董事长李胜意味深长地说。  传统的山洪预警要在河道中安装大量传感器,存在建设成本高、运营维护难等问题,而按大数据的方法则是另一个赛道了。  仅通过整合气象、遥感等多方面的数据,这家企业自主研发的防汛抗旱态势分析系统、东方祥云山洪快速预警平台就达到业内领先水平,被多地采纳应用。  “未来,我们还要不断提高洪水预报模型技术水平,让它的运算速度、精度、广度进一步提升,为抢险救灾赢得宝贵时间,尽最大努力减少损失。”李胜表示。  数字产业化的浪潮不仅席卷城市,也在乡村孕育新的业态。  这些年,公路通村到组入户温暖了百姓心坎。不过,路修好了,农村客运高峰时人找车而平时车找人的现象也较为突出。  一款名叫“通村村”的软件,试图缓解这种矛盾。在手机上安装使用,群众知道班车在哪里,可以快速预约购票,而客运站也能预知有多少人乘坐,灵活调整发车时间。  从“村村通”到“通村村”,字里行间的位置变换,却展现出互联网思维加持后,改善农村出行从注重硬件到发展软件的悄然变化。  “‘通村村’是实现数字乡村一个很好的抓手。”开发者罗永安说,他们不单是做出行,更希望打造一个农村综合服务平台,打通乡村内循环,连接城乡大市场,为农村提供美好生活方式。  如今,在贵阳这块数字经济的“试验田”里,已经涌现出超5000家大数据企业。产业数字化的脚步在这里也不曾停歇。  走进贵阳弗迪电池有限公司上万平方米的厂房,车间里只有少数工人不时走动,一排排机械臂动作灵活地进行生产。尽管设备高速运转,却仅有轻微的机器运转声发出。  “我们是智能化工厂,配料、涂布、辊压、叠片、装配、烘烤、检测等关键工序,都实现了自动化装备、信息化管控、智能化决策。”负责人申强表示。  在同样具备数字车间的贵州中晟泰科智能技术有限公司,记者也看到,LED灯珠生产线上,固晶、焊线、编带、分光测试等一系列复杂工序通过电脑操控实时进行。  公司总经理刘占飞说,由于设备智能化程度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良率都很高,一个人可以兼顾8台至12台设备。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贵阳累计带动1000多家实体经济企业与大数据融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上云比例超过85%。  2021年,贵阳数字经济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已经达到40%。今年,这一占比还将提高到42%。  抢数字新机,谋数智未来。贵阳市大数据发展管理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地将继续深入实施大数据战略行动,把数字经济作为第一动能,加快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 责编:海闻

重庆警方破特大制售假酒案 涉案金额达亿元

中新网重庆2月25日电 (刘相琳 李可怡)记者25日从重庆市公安局获悉,重庆警方近日在贵州、湖北等地同步开展收网行动,破获一起特大制售假酒案,初步估算涉案金额1亿元。该案系重庆警方破获的首例采取自动化机械流程生产,运用网络直播引流带货的典型制售假案件。  重庆警方此前在工作发现,湖北恩施地界有人通过网络平台引流,向市场推销高仿茅台品牌酒,重庆黔江区也有销售情况。重庆市公安局打假总队立即组织黔江区公安局进一步核查,迅速查明一条涉及湖北、贵州多地的制售假酒犯罪生产线。  2021年12月29日起,重庆警方多警种联合行动,在贵州仁怀、湖北恩施等地全面收网,经过连续2天集中抓捕、清查,成功摧毁以魏某、范某为首的制售假酒犯罪团伙,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捣毁产、储、销“黑窝点”4处,现场查获假冒茅台品牌酒成品800多瓶、待灌装基酒3000多斤、制假设备14台、包材2.7万套,初步估算涉案金额1亿元。  经查,2020年7月以来,魏某(男,湖北恩施人)认为仿制高端品牌酒可获取暴利,遂伙同向某(男,湖北恩施人)、李某(男,湖北恩施人)等人制售高仿茅台品牌酒。魏某等人从范某(男,贵州仁怀人)处购置散装的酱香型白酒基酒,从广东、贵州等地分别购买假冒品牌的商标、手提袋、酒杯盒、防伪识别器等外包装材料以及压盖机、包装机、自动贴标机等设备,在湖北恩施城乡结合部租赁房屋作为厂房,自主勾调、灌装、包装,成批次生产高仿茅台品牌酒。  黔江警方调查发现,魏某等人非常注重制假工艺,在制假过程中采用新设备实现贴标流程自动化运行,使用的防伪芯片仿真度极高,肉眼难以识别。为了扩大销量,魏某等人还雇佣“网红”制作识别真假茅台品牌酒的短视频,在某互联网短视频平台注册多个账号滚动播放,积聚人气后进行推销。据魏某等人交待,其已先后生产、销售高仿茅台品牌酒2万多瓶。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中。(完) 责编:海闻